台湾人爱雪莉?

发布时间:2020-06-24

浏览量:233


台湾人爱雪莉? 在此先釐清,本文所指之「雪莉」,并非一般认知的西班牙雪莉酒──事实上,台湾人对雪莉酒一点不感兴趣,从销售量到普及率到进口品项遗憾均极低迷──而是与之有些血缘关係的另种酒款:以雪莉酒桶过桶熟成、或雪莉桶威士忌原酒佔比较高的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。

红橡木桶?白橡木桶?

说来有趣是,威士忌界使用的「雪莉桶」,大部分指的是以西班牙红橡木製成的雪莉酒桶;但事实上,自古以来,出乎风味考量与各种历史因素,真正西班牙雪莉酒业内用于陈年的,绝大多数是来自美国的白橡木桶、极少取在地红橡木製桶。

所以,究竟这些红橡木雪莉桶是哪儿来的呢?几次请教苏格兰威士忌业内人士,所得到答案是,应非来自酿造与陈年过程,而是古早时候、雪莉酒还仍整桶运往英国再行装瓶时期的运输专用桶。

台湾人爱雪莉?根据威士忌的发展史,这些酒桶抵达英国后,业者旧物再利用,将蒸馏好的威士忌存放其中;意外发现酒液吸收酒桶精华后竟更添风味,因而逐步风行,将新酒置入「回收酒桶」中陈年熟成,就此成为威士忌的基本製程之一。

1980年代,西班牙政府颁布法令,禁止雪莉酒整桶输出,需得先在国内完成装瓶后才能出口。影响所及,除了促使美国波本白橡木桶大举进入苏格兰威士忌产业;为确保雪莉桶来源不致断绝,苏格兰威士忌酒厂也开始延请西班牙业者以红橡木製桶、并注入为此目的另外酿造的雪莉酒进行润桶,成为日益没落的雪莉酒业另一重要收入来源。

也因这段历史因缘,至今,古典的雪莉桶与后起的波本桶两方分庭抗礼,形成单一麦芽威士忌风味世界里的两大主流重心,各展丰姿。

雪莉天下

然耐人寻味是,在台湾,口味喜好却似乎略呈倾斜。

近十数年内,台湾在威士忌领域的消费和品味实力在国际间迅速崛起、备受敬重;特别单一麦芽项目,小小岛国,消费金额却在世界名列前茅。类别上,则普遍公认,对雪莉桶威士忌有着超乎寻常的迷恋与执着。

台湾人爱雪莉?不仅市面上长销热销款多属此类,近年火红趋势是,为迎合台湾市场,各大威士忌品牌甚至特别量身打造、竞相推出「台湾限定版」雪莉桶威士忌,从平价普饮款到单桶原酒珍稀款均有;且毫无意外、款款纷传捷报,一片雪莉天下,热闹非凡。

而我,置身这「雪莉浪潮」里,长久下来免不了越觉困惑。

老实说,素爱清雅淡泊之味如我,虽觉雪莉桶威士忌特有的浓厚饱满质地与丰盈的巧克力、黑色果乾香气确实迷人;却明显更倾心于另一大类:波本桶威士忌的轻柔清雅、花香与麦芽与新鲜水果香习习。

所以,究竟国人独锺雪莉桶之味原因何在?

对此众说纷纭,一说是颜色迷思,认为色深味浓者年份老价值高;另一说是早年威士忌饮者多由干邑白兰地跨界而来,遂对浓甜之味较有偏好。

其余相似推测还有,从葡萄酒历史上推敲,初初入门、非有日常品饮传统之新世界饮酒国家,难免容易先对风格强烈个性鲜明者产生兴趣。

台湾味 vs. 威士忌

但我总相信不只如此,毕竟单一麦芽威士忌在台扎根深厚,达人专家辈出,鉴赏风气已臻稳健成熟,应不致如此单一浮面才是。

于是,一路细细观察、体会下来,渐渐领悟,答案也许就在你我餐桌上。

是的,和西方品饮习惯不同,亚洲、特别是台湾与日本人喝威士忌,大部分还是发生在餐厅以至宴饮酬酢场合中,与满桌佳餚一同下肚。

过去,我也屡屡专文提及,相较于葡萄酒,威士忌和亚洲菜更易水乳交融。

尤其经过一段时间的不断尝试、实验后,更是越来越发现,和台式中式宴席菜相佐搭,雪莉桶威士忌明显宽广度更高。

特别加冰饮用,不管是清烫清蒸海产的鲜味、炖滷炸菜餚的醇浓,都能以一挡百、从凉菜一路配到甜品,弹性超高;无怪乎自然而然备受爱戴,成为台湾威士忌界之特有现象,其来有自。

但即使如此,却还是默默期望,威士忌世界如此之广,风貌风味多姿多样;尤其佐餐上,清雅与浓馥、大宴与小吃,与不同菜式菜餚配搭,往往更能激荡出纷呈瑰丽火花,独沽一味,未免也太可惜了!

 


★ 【新书】《日日三餐,早 ‧ 午 ‧ 晚》简体版正式推出!
台湾人爱雪莉?
好消息!期盼已久的《日日三餐,早 ‧ 午 ‧ 晚》简体版,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。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,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,二三十年点滴累积


相关推荐

申博sunbt|为用户提供资讯|本地信息网站|最新创意产品设计|网站地图 申博私网出租 sunbet娱乐